第五十四章 徐家
作者:重重      更新:2021-11-18 16:59      字数:2215
       第五十三章

       “贱人!你竟敢瞒着我偷偷藏钱!我爹被你骗得团团转,我可不会!”他说着话,便顺手抄起来旁边的一根扁担,便要砸到圆娘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那扁担估计是来回送药的伙计落下的,甚至担稍还挂着一只连翘壳。扁扁长长的一竖溜,那么粗,瞧着就瘆人的慌。周乐兮心中为圆娘不忿,多么讽刺的一幕。

       圆娘为了这个家操劳多年,如今得了好处。受圆娘庇护的继子却要用她,为一家维持生计的扁担来痛打她。

       扁担就要落下的一刹那,周乐兮一提脚就要冲上前去,她身后的云瑞却暗暗拉住了她的手。

       只听沉闷的咚一声,那扁担已经砸在人身上。周乐兮一看,原来是徐大出现了,他护在圆娘的身上,为她挨了那一棍。

       周乐兮站在云瑞身边,抱着胳膊就那么冷眼看着,这个懦弱无能的丈夫终于出面了,她倒要瞧瞧这徐大如何处理这一地鸡毛。

       徐大瞧着满面风霜,面容仔细搜寻也寻不出几分年轻时俊俏的影子。尤其站在圆娘的身边,更衬得圆娘婉转妩媚,年华尚好。

       实在是想也想不通,这圆娘到底是看中徐大什么呢?

       徐大疼得肩膀都塌下去一大截,颤颤巍巍的冲屋内三人抱拳,“逆子所为,实在是让诸位看笑话了!只是这官已经报了,官兵现在已经在门口了。你们诸位是想走也走不了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福宝恶狠狠地盯着他,“拿我们去换银子,现在人已到门口了,你便是很得意了是吧?”

       “哎……”徐大叹了一口气,“徐某对不住诸位,现如今的县太爷庸碌无为,这人无论是好是坏,是黑是白。只要是找了由头丢尽了那大牢里头,便是没银子想出来也难了。因这逆子所为,你们三人如今无论到底做了什么事,我徐某必想办法使银子上下打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哎……”徐大又长叹一声,“起码能抱住你们的命吧!”

       三人听到这话都不由沉默,这徐老板果然还是有几分风骨在身上的,有情有义也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云瑞唇角微勾,望着这些普通人家的小老百姓不由轻笑,只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只是朕的事,又怎么能让你使银子上下打点便能应付过去的呢?

       突然,徐大的肩膀上便噼里啪啦落下一阵痛打,原来是那徐家子又发了飚,他身量早已长成。个子比徐大还要更高些,对自己的亲生父亲也要使足了力气打。

       一边打,一边嘴里叫嚷,“使什么银子?使什么银子?这家里的银子都是我的!蠢东西!自己的儿子放着不去管,竟然要使在外人身上!”

       圆娘哭着扑在徐大身上,想要为他减少点伤痛。这 徐大到底比不上儿子身强力壮,只能挨着拳打脚踢,只是无论他被打到了哪里,都从不会忘记把圆娘护在怀里。

       众人看着这吵吵闹闹的一家三口,又是心酸又是心中悲凉。夫妇二人相濡以沫,不孝子痛打父母。

       徐大不一会就已经鼻青脸肿了,这个场景周乐兮常见,但总是发生在兵痞斗殴之间。一个斯斯文文的大夫被打成这个样子还真是罕见。

       云瑞上前去拽开了两人,在这样打下去可真是要出人命的。

       他心内哂笑,都说皇家骨肉相残,但那是与权利交锋的地方,容不得人有任何的迟疑。但在这平民百姓家,但为利益驱使,人心也可以白长。

       突然,浑身狼狈不堪的徐大猛地抬起了头。他眼含悲戚,口中不住粗喘,像一只疲惫的老牛,使足了力气一把攥住儿子的手 。

       “你走吧!往后你不再是我徐希博的儿子了!”呼呼啦啦屋里进来了一大批官兵。中间还簇拥着知县老爷。

       但是这些都没有让人激动,因为都被徐大那断绝父子关系的说法惊呆了,屋里的人目光都不由像徐家儿子看去。

       只见他也是满面震惊,仿佛不可思议的笑了下,用手指着自己。“我?爹你在说什么?你是要跟我断绝父子关系吗?”

       徐大望着他,一字一句道,“是!我徐希博今日与你徐令行断绝父子关系!往后你便不是我的儿子了,你是死是活都与我无关!”

       屋里的衙役都是当地人,眼睛里面也是不可置信。徐大这个人,并不出名,平平稳稳,平平常常。但架不住他身边的两个出了名的人啊!任谁说起来他,都离不开两件事。

       第一件就是他命好啊!摊上一个花魁娘子做老婆,又勤快贤惠,又貌美如花。可第二件就是他命也不好,摊上了一个嗜赌的儿子,不学无术,欠债无数。但每每总有徐大给他擦屁股,收拾烂摊子,谁不知道徐大爱子如命。

       徐大夫勤勤恳恳,从不不误事。坊里都传着,只要是去徐大夫药馆没人啊,那不是去出诊了,就一定是去给他儿子收拾烂摊子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要这样一个老好人舍掉这唯一的血脉,这又是为什么呀?

       徐令行仍然是不可置信,笑话?要真是这样断绝了关系,往后他再要钱可怎么弄去?他手上一使劲就把被徐大护在身后的圆娘拽在了眼前。

       徐令行举起硕大的拳头就要往圆娘头上砸,旁边的人想拦都开不及。口中边骂道,“贱人!贱人!一定是你!你撺掇着我爹不要我了!我要打死你!”

       咚的一声沉闷的声音,就听到男人沉闷的抽气声,那拳头还是落到了徐大身上,他始终护着圆娘。

       徐大的眼角都打肿了,他抬起头望着这个比自己还要高的儿子,凄凉的一笑。“知道我为什么以后不认你了吗?”徐大指着旁边的圆娘,“你看看!她尽心照看你十数载,你可有一日将她视为母亲过?”

       瘦小的圆娘站在两个男人中间,头发也乱的,身形已不似年轻时挺拔了。她听到这话眼泪再也忍不住,哇的一声哭了出来,紧紧地抱住身边的徐大。

       徐令行怒极,“你就为了一个女人!一个妓女?”他暴躁的跳起来,仍然是不可置信“我可是你唯一的孩子!唯一的血脉!你真的打算不要哦我了吗?我不信!”

重重(作者)说: